一份2020戛纳线上电影市场的成绩单

每年戛纳电影市场之际,都有来自世界各地的上万名电影从业者飞赴南法这个阳光灿烂的角落,在那里围绕3000-4000个电影项目进行沟通、交流以及各类交易活动,由此可以看出戛纳电影市场规模之大及容量之广。

而在今年的特殊情况之下,这个庞大的电影市场被搬到了线上进行,往常市场中的所有活动也只能依托网络开展,尽管市场开幕时间也相比以往晚了一个半月(电影市场与电影节同期,都在5月中旬,今年线上电影市场举办时间为6月22日-6月26日),但其线上举办无疑也体现出了这个市场存在的必然性,至于线上举行的方式似乎也成为未来电影市场举办模式的一种尝试与探索。

人们不知道进入第一个虚拟戛纳市场(大家都同意,希望是最后一个)会有什么结果,但随着在线电影市场的结束,卖家们整理他们的交易备忘录,国际发行商就最终合同细节讨价还价,认为这是一次成功。

戛纳宣布,如果一切按计划进行,它的第一个虚拟电影市场——最后一个虚拟电影市场——取得了成功。据周四公布的官方数据,超过1万名电影专业人士参加了6月28日结束的为期五天的活动。

相比之下,去年参加戛纳电影节的人数为12527人,创下了戛纳电影节的纪录。 在参加虚拟戛纳电影节的人数中,有超过一半(5900人)来自欧洲,但美国的高管人数最多只有1500人。

戛纳电影节的虚拟影院放映场次为1235场,与去年戛纳电影节的1464场实体影院放映场次相差不远,但由于今年电影节的重复放映场次更多,所以实际放映场次要少得多。

显然戛纳有一项既得利益,那就是把虚拟市场展示得成功,这一观点与分销商和销售代理的账目相吻合。

一位在戛纳工作了25年的老手说:“这些项目都很棒,大家都在议论纷纷,交易也正在完成。在网上做每件事都非常有效率,不用从电影院跑到市场再跑回来,每个人只需点击一下鼠标。”

“我们不必在海滩上跑来跑去开会或做演示,一切都为我们安排好了。”中国专业电影发行商路画影业的首席执行官蔡公明对此表示赞同。路画影业在去年的戛纳电影节上买下了泰伦斯·马力克的《隐秘的生活》和佩德罗·阿莫多瓦的《痛苦与荣耀》。

“我和我的团队在北京一个非常舒适的酒店会议室里做所有的事情,它也便宜得多……我认为这次演讲的质量也非常高——人们投入了大量的时间,我们可能会得到一个比在戛纳当面演讲质量更高、效率更高的演讲。但这仍无法取代真正的戛纳电影节的气氛和兴奋。”

而没有买家对所售项目的数量和质量提出抱怨——威尔·史密斯主演的《解放黑奴》,AGC工作室的尼克·乔纳斯动作演员主演的《锻造师》和由科林·费尔斯和奥利维娅·科尔曼主演的英国电影《母亲节幽会》是今年的大丰收——一些人确实对代理机构和销售公司发布的虚拟预录演示文稿缺乏活力感到遗憾。

“就是不一样……没有那种感觉,”一位欧洲经销商说。“你不会像以前那样被它冲昏头脑。”

但封锁并没有阻止交易的进行,交易来得又快又激烈,几部在国内和世界范围内大卖的电影都在戛纳电影节闭幕。

市场上最大的一笔交易可能是7500万美元外加全球范围内对《解放黑奴》的收购,《解放黑奴》由CAA在国内负责,格伦·巴斯纳的电影《FilmNation》则在全球范围内销售,预计在虚拟戛纳电影节闭幕前完成一笔高达8位数的全球交易。

据悉,米高梅(MGM)、狮门影业(Lionsgate)、环球影业(Universal)、华纳兄弟以及苹果公司已经对该项目进行了投标。

STX娱乐公司获得了恐怖惊悚片《兔子快跑》的全球版权,在这部影片中,伊丽莎白·莫斯将与《使女的故事》的导演戴娜·里德再度合作,讲述一个生育医生开始害怕自己女儿的可怕故事。

STX将发行这部电影,并将于今年夏天在澳大利亚开始制作,直接在美国、英国和爱尔兰通过STXinternational的名义接管了在世界其他地区的销售。

米高梅引领了一场电影公司的交易热潮,完成了备受期待的电影《比尔和泰德寻歌记》剩余国际领土的交易,将法国、意大利、西班牙和韩国与德国和拉丁美洲等许多其他地区(包括德国和拉丁美洲)一起收购。

米高梅已经在这些地区预购了这部由基努·里维斯和亚历克斯·温特主演的穿越喜剧。《比尔和泰德》将是首批登陆美国影院的新大片之一,联合影业计划于8月28日在美国上映。

AGC工作室首席执行官斯图尔特·福特表示,在周一福特与法国导演皮埃尔·莫瑞尔的问答录音中,买家反应强烈,《锻造师》将在全球销售。

福特说:“我们的虚拟线上演示吸引了比Majestic舞厅更多的眼球,它引发了销售和报价的激增。”

选择不去与工作室或全球流媒体的电影,AGC已经与主要的国际独立公司达成了铁匠部的交易,包括德国和瑞士的Constantin,法国的Metropolitan和英国的Entertainment Film。

对于像《锻造师》这样预算在3000万美元左右的项目,福特表示,“按地区划分销售区域”比从制片厂或视频网站“拿到一大笔钱”更合理。

对于预算较大的公司,计算方法有所变化。“一部7000万到8000万美元的电影很难在国际市场上融资。”福特说,“所以我理解人们希望通过流媒体或工作室等其他人来为电影开绿灯的愿望。”

图腾电影的《加加林》在国外和专业领域也有大量的活动,这部剧的背景设定在巴黎郊区,买家们称它是一部“不那么暴力、更有希望”的电影,与拉吉·利2019年上映的热门影片《悲惨世界》和托马斯温特伯格主演的“支持酗酒”的影片《酒精计划》类似。

但由于电影院只在少数几个国家开放,许多外景地和制作中心仍处于封锁状态,发行商无法确定新项目何时能够拍摄,更不用说交付了。“大多数新项目都说我们的目标是在9月或10月拍摄。”一位英国买家讽刺地说,“是的,当然,好像这会发生一样。”

近年来,中国的发行商一直是戛纳电影节的主要推动者,但这次虚拟市场基本处于观望状态。

“我主要是在浏览,”中国发行商Times Vision的收购高管宋逸然说。Times Vision通常是戏剧和点播版权的积极买家。中国的电影院已经关闭了6个月,北京还没有确定重新开放的日期。大大小小的中国电影公司都受到了伤害,很多人都徘徊在破产的边缘。

“我们必须注意定价,以及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本土的遭遇,”千禧年影业的杰弗里·格林斯坦说,该公司有一部高概念动作片《至死不渝》,由梅根·福克斯主演。

“请注意,我们不会给任何折扣,但我们必须以合适的价格拍出合适的电影。”他说。“目前,没有人想做出重大承诺,所以要么是销售能够快速、轻松制作并推出的小制作、高概念电影,要么是更大的系列电影,采取更长远的眼光。我们的经营理念是,12个月后,我们的业务就会恢复到原来的水平,届时上映的电影将具有与科罗娜之前相同的价值。”

“我们收到了很多来自专业人士的信息,他们告诉我们感觉就像在戛纳,”戛纳电影节市场总监杰罗姆·帕拉德说,“这证明了即使是虚拟的活动也能创造我们相聚在一起的时刻。专业人士可以看这些电影,但他们也被赋予了这样一种感觉:他们是在好朋友的陪伴下看到这些电影的!”

对于第一个在线电影市场来说,一个特别令人鼓舞的迹象是,这次虚拟电影市场的效果非常好。该市场是在疫情期间令实体市场难以维持的几个月后建立起来的。几乎没有关于该市场的Cinando平台、虚拟影院或在线会议项目的问题报告。

虚拟市场甚至成功地为戛纳官方评选的一些影片制造了真正的轰动效应,戛纳电影节挑选的这些影片将在世界各地巡回上映,而不是在克鲁瓦塞特举行实际活动。托马斯·温特伯格与麦斯·米科尔森主演的另一部影片,以及由首次执导的法国社交电影《加加林》,都在戛纳的虚拟首映式上引起了轰动(以及全球销量)。

“为了适应今年的特殊情况,这个市场进行了灵活的自我改造,受到了从销售团队到买家的欢迎,无论是在办公室、在他们的别墅、在海滩还是在世界的另一边,”戛纳电影节艺术总监蒂耶里·福茂说。“这是一种伟大的重聚方式。这也是2020年官方电影评选的第一次试运行,也是对2021年戛纳电影节未来发展的一次尝试! ”

  • 首页
  • 游艇租赁
  • 电话
  •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