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短两个月,你可能要对时尚圈改观了

照尽世间百态,也照出各行各业的责任心。平日里看似最“享乐主义”的时尚圈在这场突如其来的战役里绝不会是高高挂起的那一个,恰恰相反,你所熟知的一线大牌、时装名牌都正在默默为全人类遭受的这次打击做出贡献。

比如前几天已经上过热搜的LVMH集团将旗下Dior、Givenchy和娇兰的化妆品及香水工厂临时改为生产洗手液的基地,千万别觊觎那些用Dior香水瓶装的洗手液,因为你想买也买不到,LVMH将其全部捐赠给了巴黎公立医院,第一批货就有12吨,不赚噱头,只为抗疫。

一个生产高级时装和美妆产品的集团忽然转投洗手液的新闻或许是因为人们的新奇而上了热搜,而更多并不在热搜榜上却贡献了不少力量的时尚圈企业同样值得你我的点赞。

当一月底国内警报拉响后,最先开始行动的一定是国内的企业,作为中国时装行业领头羊的安踏集团先捐赠了1000万元,又向湖北一线医务人员捐赠了2000万元物资;

太平鸟定向捐款1000万元于宁波防疫,随后又捐款200万元给湖北和安徽疫情较严重的地区;

当疫情最初在国内爆发时,也有一批海外奢侈品牌毫不犹豫地向中国表达着善意。Coach是第一个对疫情做出反应的奢侈品牌,于1月底通过湖北省青少年发展基金捐赠100万元;

紧接着,我们看到的是向中国抗疫捐款1000万元的Chanel,低调到完全没有做任何宣传;向中国宋庆龄基金会捐赠500万元的爱马仕和100万元的MCM;向红十字会捐款300万元的施华洛世奇和200万元的Hugo Boss;向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捐款1000 万元的NIKE;

几大时装龙头集团也第一时间响应,LVMH集团捐款1600万元,Kering集团捐款750万元,PVH捐款200万元;

高街快消品牌HM和ZARA分别捐赠100万元;而日本MUJI无印良品则从日本包机空运向武汉捐赠了8万只一次性口罩。

正如文章开头讲到的,当时间进入三月,疫情在全球更加肆意地蔓延开来之后,越来越多的的时尚大牌显示出了各自的社会责任心。而就在此时此刻,也是全球时尚和奢侈品行业大规模停产停业关门闭店的时候,就拿NIKE举例,有分析称2020年在全球疫情和NBA中断的影响下,NIKE可能将面临损失55亿,然而NIKE依旧在此刻选择捐款1500万美元来支持公司总部美国俄勒冈州的医疗救援工作;

Giorgio Armani可以说是整个欧洲最早开始有防疫意识的时装品牌,早在2月底的米兰时装周期间,品牌就取消了现场看秀形式而改为了线上直播,要知道3月的巴黎时装周也是几乎到了最后的Chanel秀上才有零零星星的嘉宾戴起了口罩。此时,Giorgio Armani又捐赠125万欧元为母国抗疫工作出一份力;

而和LVMH行动相似的还有同是法国集团的欧莱雅,在最近几周内,欧莱雅集团的工厂也转投生产洗手液捐赠给医院,同时还为弱势群体捐赠100万欧元。

Kering集团旗下的Saint Laurent、Balenciaga以及Gucci将转投生产口罩及防护服,以缓解意大利和法国的物资短缺情况。

大家不应该忘记,还有这些个人的捐助,无关乎数字,无关乎方式,因为他们的帮助、号召和影响力,让我们看到了一个更有人情温暖而不只是遥不可及的时尚圈。

疫情初始期,超模刘雯就向家乡湖南永州医院捐赠了6000只N95口罩,并向中国宋庆龄基金会捐赠了50万元;

GUCCI首席执行官Marco Bizzarri以个人名义向意大利Reggio Emilia地区医疗系统捐款10万欧元;

Prada集团联合首席执行官和董事长Miuccia Prada及丈夫Patrizio Bertelli已分别向位于米兰的三间医院各捐赠了两套重症监护和复苏设备;

Versace艺术总监Donatella Versace与女儿Allegra Versace Beck向米兰San Raffaele医院重症监护室捐款20万欧元;

宇博Chiara Ferragni在网络上发起了一项捐款活动,至今已经筹集了超过400万欧元,将全部捐赠于意大利的抗疫工作。

时尚圈看久了总会觉得它是一个脱离了人间疾苦的理想国,只有光鲜,没有阴霾。事实上,这场疫情告诉我们,时尚圈是这样一个存在:在太平盛世的时候,它会锦上添花;在世道沧桑的时候,也能侠义凛然。

写这篇看起来没太多营养的推送更像是一封送给时尚圈的“感谢信”,我相信还有更多没被写全的大小品牌默默为人类命运共同体承担了一份责任。作为人类,

  • 首页
  • 游艇租赁
  • 电话
  •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