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理著作:《子平真诠》格局用神理论的原则,以及后学者困惑之处

大家都知道《子平真诠》是一本专门论述格局的命理著作。我在上文中对此书和作者、原著与注释版本形成过程和区别做了介绍。下面再来简单谈谈沈孝瞻在论述格局用神中的一些理论原则和后学者的困惑。

沈孝瞻格局取用的原则,是以月令地支即可成格的观念。与《三命通会》中甲日生在酉月,便是正官格是相同的。在此基础上,沈氏又延伸为如下三种取格的规定:

以月柱天透地藏为正格,月柱以外,年、时干支以及日支,天透地藏为外格。以月支为日主的临官禄位为月劫格,也是今天我们所说的建禄格。以月支半三合或半三会,也可成格,但必须带有禄或刃。《子平真诠》中的用神就是格局,只是同一含义不同称谓,二者并无差别。用神之格局,总共分为八格:财、官、正印、食神、七杀、偏印、伤官、羊刃(建禄格归在羊刃格内)。固定以顺、逆之用神分为两组:1,财、官、印、食,此用神之善而顺用;2,杀、伤、枭、刃,此用神之不善而逆用。

沈氏之用神与格局大概在以上几项大原则下,而产生吉凶、喜忌、成败。以有情无情,有力无力,顺用逆用,正格,外格,行运变格等等建立起来的独立格局系统。

“用神”这一术语,是以《子平真诠》一书为宗,从此在命理界流传开来,尤以近五十年以来,直到今天,几乎已经成了口头禅。受沈氏格局用神概念的影响下,今天我们所理解的“用神”含义,扩展到扶抑用神、调候用神、通关用神、病药用神等。然而,这些用神又与《子平真诠》格局原则产生了让后学者许多困惑之处。

比如,扶抑用神即为:日主弱扶日主,格局弱扶格局;日主强克泄日主,格局强克泄格局。日主弱,能扶日主的有比、劫、禄、刃、印,长生、库七种。日主强,也是因为这七种十神在命局中得时、得地、得势而日主则视之为强。可是,这七种十神和沈氏格局中顺用和逆用的原则,就产生了矛盾。按沈氏格局用神的规定:财格,不宜用比、劫、刃;正官格不宜用羊刃;食神格不宜用印。如此,假如日主弱,扶日主之用神又克格局之用神。若日主强,命局有印,制日主官杀之用神,则因官杀生印,印再生日主,而日主更旺。等等令人莫知所终的困惑,让人读来,犹如“子平八股”。

那么,《子平真诠》这本书值不值得我们去学习?或者说,流传了将近三百年来的沈氏格局之法,真的就没有一点价值所在了吗?

那也未必。只要对命理学有过研究的人,了解八字起源至今,在史观上知道命理学发展的脉络,就会发现,命理学内容涉及的范围之多、广、杂。既有经学类,又有诀法类;再几经挫折和历史变迁,各个时期,论命的系统各有不同,唐代的纳音法,宋之后的子平法,这是论命的两大主流;宋代至明代中叶论命是以子平法兼纳音法,期间杂有碎金法(元代为主),明代中叶到清,完全抛弃了纳音法,以子平法为主。等等各种原因,导致命理学一直以来,就没有一个完整的、自始至终的学术体系承上启下,总是在纷繁复杂的状态下生存。在各色理论的掺杂中,正是沈孝瞻的《子平真诠》一书,将原本更为混乱、语焉不详的五百一十二种喜忌、顺逆有了一个更为具体的归纳。毕竟世间本来就没有百分之百的事情,沈氏在手稿中也流露出自己在学术上的瓶颈,书中存有矛盾之处尚可理解。

在此,我想说的是,我们学习八字命理,切不可拘泥于一书一理,视野要宽,至少不要局限于今天的旺衰、格局的理论之中。多看看明清之前的命理古籍和诀法,才能丰富自己断命的实效。参考的书籍有《永乐大典》、《古今图书集成》、《四库全书》都有章节收录命理内容。

  • 首页
  • 游艇租赁
  • 电话
  •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