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揭露西方艺术史的千年黑历史

提到西方艺术史,大部分人是从文艺复兴时期开始说起的。没办法,三杰的名气太大,尤其是画《蒙娜丽莎》的达芬奇,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对比卡拉瓦乔画的基督和使徒吃饭的场景你就会发现,给使徒洗脚的基督长得也太磕碜了点。而被洗脚的使徒的腿更是呈现出来了一种“骨折”的状态。

事件发生的房间要画吗?算了,没必要。那只能分散大家对事件中心含义的注意力。基督可是神,我要把他们画在一片平板而辉煌的金色底子前面。在这样的金色底子上,讲话大佬的姿势会像庄严的铭刻一样鲜明突出。

接下来,定动作。圣彼得是乞求的动作,基督是平静施教的姿势,右边的一个门徒就让他脱鞋,另一个端水盆,其他人就簇拥在圣彼得身后。大家的眼睛都要直瞪着画面中心,这就使我们感到那里肯定是发生了什么重大的事情。

哎呀,水盆没画圆,算了无所谓。圣彼得的脚放水盆里看不清啊,没事,把腿给他拉拉,这又啥呢?

反正我只是一个莫得感情的画画机器,我只要大家看着基督既牛逼又谦虚。(而这一点,他确实表达了出来!)

格列高利大教皇曾经说过:“文章对识字者之作用后的亚当和与绘画对文盲之作用,同功并运”。

于是艺术领域就发生了古代东方艺术和古典时代艺术都未曾出现的事情——中世纪style:埃及人大画他们知道确实存在的东西,希腊人大画他们看见的东西;

而在中世纪,艺术家画宗教。中世纪的艺术家不是一心一意要创作自然的真实写照,也不是要创造优美的东西—他们只要一复一日画宗教。那就没有特例吗?

然鹅还是典型的中世纪style作品,没有明暗色彩,不遵循透视原理,所以我们感受不到空间感与立体感(比如感受翅膀)。

大家可以仔细观察图中的女性形象,中间的主要人物与四周的配角竟然长的都一样,右下角背着两个纸片一样翅膀的小天使正扭着180度的脖子在和后面的天使说话……

这位画家,你也太敷衍了吧。(遗憾的是我们不知道是谁绘制了威尔顿双连画,甚至连他的国籍也不知道。具体绘制日期也存在着疑问,但大概可以确定是在英国国王理查德二世1377—1399年期间当政所绘制完成的。)

我们能直观的看到,这幅画是单幅画板用蛋彩颜料绘于木板上,再两幅单板拼合在一起。两块木板之间有个金属合页,使画板可以折叠,在运输过程中画作不会被磨损。

左边一半展示了人间的场景,跪地者是英王理查德二世,他的背后站着三位圣人,从右到左分别是施洗约翰,英格兰国王忏悔者爱德华和东英吉利国王圣埃德蒙。

右边一半展示的是天堂的花园,11位天使簇拥着怀抱年幼基督的圣母。左边虔诚的宁静与右边天使们浮于空中翅膀的灵动,相映成趣。

整幅画的含义就是施洗约翰、忏悔者爱德华、圣埃德蒙将理查德二世托付给基督。英格兰国王理查德二世向圣母马利亚这一天国之后,奉献了他的王国,每一个天使都给人以特別的世俗化的印象:她们手持象征理查德的雄鹿,其中一个天使手持英国的圣人圣乔治的旗帜。幼年基督代表圣母接受了理查德的请求,正在赐福让理查德二世成为她的总督。

这组双联画表达的主题就是:王权神授。圣婴耶稣的手势是“给予”,右前方的两个天使的手势同样也是“给予”。而理查德二世的手势则是“接受”。

这幅画全部用黄金和贵重的蓝色天青石所绘制,听上去就名贵至极,仿佛我们面前的这幅画正在闪耀着金光。

在运输还没那么发达的时代,从阿富汗不远万里地把天青石运到欧洲,然后磨成粉末来画画(不知道画家在用的时候,会不会手抖。)

就这样,画匠们日复一日地套着模板画着这些动作、容貌、服饰一毛一样的人,一画就是一千年。

最终有个人终于受不了一直画这些丑东西了,和他的好朋友但丁一起开启了一场人性的唤醒!

  • 首页
  • 游艇租赁
  • 电话
  •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