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个人隐私变成一行行数据,科技究竟是罪魁祸首还是肱骨之臣?

在互联网移动互联网给我们带来无限便利的同时,我们每个人实际上都是在裸奔。逛个淘宝,他就知道给你推荐什么样的东西;当你消费得越来越多的时候,支付宝京东白条会主动给你“提鹅”;在我们每注册完一个App或网站后,或多或少的会接到各种骚扰电话……

除此之外,法律监管相对于科技高速发展的滞后也带来了不少的负面社会影响,比如对直播监管的滞后性给社会带来了许多负面影响。

那么我们是否能够在一项新科技快速应用于社会之前,有足够前瞻性的预判,并且结合互联网及移动互联网的历史经验尽量减少下一个时代所给我们带来的负面影响呢?我想是可以的。

早在2012年谷歌发布首款Google Glass时,摄像头功能就被严重诟病,直到今天,我拿着同样带摄像头的爱普生BT-300,当被问到“摄像头会涉及到隐私泄露”的问题时,也无法给对方一个足够好的回应。

戴上Google Glass走在大街上,谁也不知道你究竟看了什么,或者是拍了什么,这对于带了眼镜之外的人来说,似乎是被监视了。这极大的泄漏了个人肖像权、隐私权。除此之外,更为严重的是知识产权问题,比如说戴着眼镜去影院,可以把本应在电影院付费的电影全程录下来,对版权造成严重伤害,更为要命的是,如果在公司上班,可能就能神不知鬼不觉把公司的许多机密性文件拷贝一份到眼镜。

Google Glass所暴露出来的这些问题并不只是针对其本身,对于所有AR设备都是如此。即便是换作Hololens,上述所说一样可以做到。

而现在仍然流行的《Pokemon Go》是基于LBS的游戏,也就意味着玩家需要走出去才能继续游戏(没有玩过的同学可以下载腾讯一起来捉妖)。在这个过程中,玩家除了在最开始注册登录时会泄露自己的账号信息以外,实际上自己所有活动轨迹都被游戏官方从移动设备上搜集到了。

位置数据可以用来形成一个人的运动和活动的综合记录。如果被非法披露或发布,位置数据可能被犯罪分子用来识别一个人现在或未来可能的位置,特别是如果数据还包含其他个人身份信息。这些数据可能会被用来袭击个人,比如说通过跟踪或盗窃。

《Pokemon Go》发布后不久便成为网络攻击的目标,并受到许多黑客破坏性的威胁。有一次,危地马拉的一名少年就被Pokemon诱骗到一条小街上,而对游戏本身而言,最重要的就是地理位置。

当收集到的数据越来越多,除了地理位置外,或许更让人担忧的是黑客的袭击。一旦应用程序被黑客攻破,就会给用户带来实质性巨大的风险。其中最为致命的是黑客有可能会顺藤摸瓜访问个人金融信息,最终形成金融欺诈。

而基于LBS所会带来的另一个问题就是,玩家过于专注于游戏和屏幕,从而会忽略周围真实环境。一旦Pokemon出现在某个危险的区域,用户遭受人生危险的可能性也相应增加。在一个非常神奇的例子中,圣地亚哥两个用户为了追逐手机上的Pokemon精灵居然掉下了悬崖……

AR发展的还不够快,但正因如此,中间暴露出来的这些问题,也给了我们时间去思考,我们在面对新科技给我们带来便利的同时,应该如何去尽量避免在这个过程中所产生的负面影响。传播学者麦克卢汉曾说过,媒介是人的延伸。他曾指出,印刷术出现之后导致西方理性文明发展,电视出现之后带来人与社会的巨大转变,即便是近年来的互联网移动互联网给我们的生活带来天翻地覆的改变,也并非是一个微信一个淘宝一个抖音就能做到的,这些改变和影响是作为一个整体的互联网或移动互联网所带来的。主导这一切的是形式而非内容,因此媒介本身才是对社会变迁带来深刻变化的主体——媒介即讯息。那么作为所有人都看好的下一个计算平台,AR,即增强现实,实际上还是媒介,并且这个媒介使得人类的延伸更丰富。在下一个时代即将来临之前,我们应该做好去迎接它的准备,但与此同时,我们也应该要警醒,尽量避免负面影响的出现,或者将负面影响降低至最小,合理利用新科技,为社会为生活带来更多进步与变革,才是科技初心。

  • 首页
  • 游艇租赁
  • 电话
  • 关于我们